《生存》

感性文章、文學作品、自創文章均可發表

版主: distears

benjamin11
 
文章: 15
註冊時間: 2016-11-08 12:25 pm
性別: 男生

《生存》

文章benjamin11 » 2018-04-30 4:21 pm

林立是在一間木屋裏醒來的,大概是因為倉促搭建的關係,木屋看上去有些簡陋,一張椅子一張床,就是房間裏所有的家具,房門是虛掩著的,一股刺鼻的藥味從縫隙間透入,熏得林力半天睜不開眼來。
“蠻牛之力藥劑?不過這味道又好象有點不對……”林立吸了吸鼻子,回憶了好一陣子才明白過來:“我靠!原來是失敗品,難怪我總覺得這味道不對,不過誰這麽天才,居然往蠻牛之力藥劑裏加智慧之樹樹葉,難道他還嫌四種材料間的衝突不夠激烈?”

蠻牛之力不過是高級藥劑,以林立藥劑宗師的身份,稍稍聞上一聞,自然就能弄清楚失敗的原因,但他能夠弄清楚,卻不代表別人也能弄清楚,還沒等他從**坐起,就聽見一陣氣急敗壞的吼聲從門縫間傳來。

“不可能的!這次一點失誤都沒有,怎麽可能還是失敗?難道是材料有問題?恩,一定是材料有問題,好哇!瑪那你個老不死的,賣假貨居然賣到我老頭上來了,回頭非找你算帳不可!”
又聽那聲音發了好一陣脾氣,就在林立打算捂起耳朵繼續睡覺時,那虛掩的房門卻忽然打開了。

門後站著一名約莫六七十歲的老人,一眼望去白須白發滿麵皺紋,隻是舉手投足之間,卻又中氣十足絲毫不顯老態,老人身上穿著一件白色長袍,大概是因為經常與藥水打交道的緣故,長袍上到處都是藥水留下的痕跡,青一塊紫一塊的,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髒亂。
“小子,我知道你醒著,別裝睡了,趕緊起來。”老人推開房門,氣呼呼的在藤椅上坐下,心裏惦記的多半還是那瓶失敗的蠻牛之力藥劑。
“剛醒剛醒……”知道這老家夥正在火頭上,林立趕緊一翻身從**爬了起來。
但才剛一掀開被子,林立臉上的神色就變了。

“怒焰之袍!”他身上穿著的,竟然是怒焰之袍!

確實是怒焰法袍,林立相信自己不可能看錯,為了弄到這件擁有三十個卷軸空間的傳說法袍,他當初花了差不多三四十萬的金幣,最後還搭上了一件史詩裝備,才算是勉強換到了這件小號法師的極品法袍。
“沒這麽邪門吧……”林立幾乎是膽戰心驚的抬起右手,心想老子肯定是眼花了,大白天的不可能這麽見鬼!

但拇指上的戒指卻又一次證明,他真的沒有眼花,無盡風暴之戒,屬性唯一的神話級空間戒指,擁有近乎無窮無盡的空間,而且據說這個戒指裏,還藏著一個很大的秘密,當初深入太陽之井,林立一共獲得了兩件神話級裝備,一件是獵人手上的星辰之怒,而另一件,就是眼前的無盡風暴之戒。

這枚戒指實在是太熟悉了,林立不可能記錯。這是鑽石批發革命的殘留品

看看身上的怒焰之袍,再看看手上的無盡風暴之戒,林立覺得自己已經用不著再打開次元空間了,因為他完全可以肯定,裏麵裝著的必定是上百塊龍皮,二十幾塊神之金屬,再加上以前積累下來的無數極品裝備和材料……

“這……這他媽究竟是什麽情況?”其實早在剛才醒來的時候,林立就隱隱約約猜到了,自己身上恐怕發生了一些比較離奇的事情,但是他怎麽也沒想到,事情竟會離奇到這個地步。
無盡世界中的一切,竟然會在現實中出現!
不管是怒焰法袍,還是無盡風暴之戒,都隻是無盡世界中的裝備,說到底它們隻是一堆數據,但如今這一堆數據,卻實實在在的出現在現實世界,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,怒焰法袍正不斷散發著它特有的溫度,無盡風暴之戒靜靜的套在拇指上,林立完全可以感覺得到,隻要自己一個念頭,就能夠打開戒指中那近乎無限的空間。
“我……我能不能請問一下,這裏究竟是什麽地方?”林立的聲音幹澀得連他自己都有些詫異,他很害怕白袍老人會說出一個熟悉的地名,一堆數據出現在現實世界並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自己也變成了一堆數據,就好象恐怖片裏經常出現的情節,一縷怨魂寄居在網絡當中,靠著各種殺人網站來尋找替身……
“你連這裏是什麽地方都不知道?”平平常常的一個問題,卻讓白袍老人瞪大了眼睛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林立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你跑來幹什麽?這裏可是落日山脈,安瑞爾大陸北方最凶險的地方之一,就連我這老家夥都隻敢在每年七月的時候來這裏住幾天,你這小子膽子倒是挺大,連這裏是什麽地方都不知道,就敢一個大搖大擺的闖進來!”

聽到安瑞爾大陸這個陌生的地名,林立就知道這一把玩大了,除了穿越之外,再沒有任何解釋,隻不過就連林立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,莫名其妙的成了穿越者,自己居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而腦子冒出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:“穿越就穿越吧,總比當網絡怨魂強……”

“好了小子,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麽會來到這裏……”白袍老人看了一眼床頭的蒼穹之杖,這才帶著幾分不耐煩的神色對林立說道:“當然我也沒興趣知道!總之落日山脈不是一個適合郊遊的地方,如果你隻是想找點刺激,或者閑得無聊想鍛煉自己,那我倒是可以奉勸你一句,從哪裏來回哪裏去,不要跑到落日山脈來幹這種找死的事。”

說完也不管林立有什麽反應,一伸手推開虛掩的房門,又埋頭在燒杯與試管間忙碌起來。

“你才想找刺激,你全家都想找刺激!”林立望著虛掩的房門,悻悻的在心頭罵了一句,隻是罵完卻又犯起愁來,穿越鑽石批發革命已經成了事實,可自己對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,卻是連一點最基本的概念都沒有,從哪裏來回哪裏去,我倒是想回去,可是怎麽回去?

更何況老家夥最後那段既象勸告又象威脅的話,聽起來雖然有些不太中聽,但其中的意思林立卻是明白,這落日山脈肯定不是什麽太平地方,如今自己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,就這麽傻呼呼的走出去,搞不好還真被弄出個好歹來。



回到 文學創作區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cron